; 首页; 明星转会通山一涉黑团伙18人全部伏法 警方披露累累恶行
通山一涉黑团伙18人全部伏法 警方披露累累恶行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秩名 日期:2020年10月28日
 

9月26日,李某因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组织,被通山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9月28日上午,通山警方向本报披露了李某的累累恶行:上世纪90年代,他用刀挑破他人膝盖灌硫酸,致人终身残疾,犯流氓罪被判处死刑、缓期两年执行,后改判为无期徒刑;2011年,减刑出狱后的李某不思悔改,网罗一批两牢释放、社会无业人员,依仗以往的威名,打压其他黑恶团伙,实施一系列犯罪活动。

刺伤他人膝盖强灌硫酸

上世纪80年代末期,20岁出头的李某就已经在通山“混社会”,因为为人做事心狠手辣,残酷无情,后来他又纠集一帮手下,在通山形成了一定的恶势力范围。 

“他的手段非常残忍。”民警介绍,1991年7月,李某带领手下十多人,携带猎枪、斧头、菜刀等凶器,与通山另一团伙唐某(另案处理)等人进行斗殴,将唐某捆绑挟持到通山凤池山上进行殴打,用烟头烫其身体,朝其头上撒尿,用刺刀刺伤其膝盖后,往伤口灌硫酸,致唐某双腿膝盖骨严重烧伤,双腿终生残疾。当时此案在通山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,人人谈之色变,个个唯恐避之不及。

据统计,在1989后的两年间,李某单独或伙同手下骨干成员,先后进行斗殴8次、殴打9人(包括司法机关公职人员),情节特别恶劣,危害特别严重。1994年,经法院依法审判,李某构成流氓罪(1997年修订的刑法将原流氓罪取消),被判为死刑、缓期两年执行,后改判为无期徒刑。

贿赂公职人员寻求庇护

2011年2月,刑满释放的李某回到通山,本应吸取教训、重新做人,可他劣性难改,变本加厉地继续作恶,利用以前形成的影响力,纠集王某、阮某等两牢释放、社会无业人员,通过打压程某(另案处理)、谭某(另案处理)两个黑社会组织,与其逞强斗狠,进一步扩大自己的黑恶势力,在通山县域内形成了强势地位,逐步形成了以李某为首较为稳定的18人犯罪组织。

该组织人数众多,层级分明,有明确的组织者、领导者,李某是组织的“老大”,统一指挥全体成员,具有绝对的权威;组织所获取的非法利益,一部分用来给组织成员发放工资福利,经常集体组织吃喝玩乐;一部分用于购买作案工具,经常成批购置杀鱼叉、砍刀等作案工具。

民警告诉记者,李某等人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、故意伤害、聚众斗殴、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或其他手段非法获取经济利益,利用组织的强势地位,打压排挤其他赌场团伙,索取“保护费”,大肆开设赌场,聚众赌博,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,获取巨额非法利益,在通山县域内和部分行业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,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。

为寻求非法保护,逃避法律打击,该涉黑团伙贿赂国家公职人员对其庇护,导致该团伙长期在通山县内为非作恶,歁压群众,严重破坏社会管理秩序。 

18名涉黑团伙全部伏法

为牟取更多的非法利益,李某的涉黑团伙通过以“干股”形式,强行入股插手通山的寄售行、酒吧、“环评公司”等经营活动,强势介入他人之间的矛盾纠纷、经济纠纷、工程纠纷,以暴力手段帮他人讨账从中获取高额提成,充当“地下执法队”队长,从中捞取好处,非法敛取巨额利益。 

2016年10月,李某受黄某委托讨要债务,安排手下马仔将欠款人程某带至某宾馆,采取淋冷水等手段逼迫其还债,限制人身自由三天之久,程某无奈之下交了3万元后才获准离开。后来李某又找委托人黄某索要3万元讨账费用,组织成员将6万元钱私分挥霍。

2017年4月,方某因欠谭某(另案处理)高利贷无力偿还,便委托李某出面找谭某协调清账。李某邀约谭某协商后,但谭某不同意减免利息,李某便伙同手下对其进行暴力殴打。

据统计,自2011年以来,以李某为首的涉黑团伙通过实施开设赌场、聚众斗殴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敲诈勒索、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,共作案31起,致 1人重伤、5人轻伤、5人轻微伤。

9月26日,通山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,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、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其他17名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13年至1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受到法律的严惩。    

(香城都市报记者 方达星  特约记者 柯国强)



下一篇:没有了